by 徐筱婷

受暴婦女因為經濟無法獨立,難以脫離暴力的比例很高,如果能提供就業協助,讓受暴婦女因為經濟穩定或自立的關係,進而降低暴力或減低再次受暴的可能。從勵馨基金會的實務經驗發現,受暴婦女主要的就業困境常因長期家庭暴力創傷影響求職能力,衍生職場適應問題,例如職場人際相處溝通不良、注意力不集中、認知偏誤而導致影響學習能力或者合併身心症疾病等。另外,就業的障礙還有托育照顧等問題影響尋職不易,以致於在面對謀職或未來工作安排時,常會因為自信心不足,展開尋職行動時裹足不前,故就業社工的陪伴與專業輔導的介入是相當重要的。

 

烘製中的甜心巧克力。圖片由勵馨基金會提供

勵馨基金會提供就業輔導的特色,會依照婦女身心狀況提供不同階段的服務,在危機期及身心混亂期,提供準備性就業服務,我們提供一個短期職場的工作環境及工作氛圍,讓許多有意願就業的受暴婦女,習得一技之長,除獲得經濟舒緩外,同時解決了臨時托育的問題。

除此之外,在身心狀況處於重建期及穩定期的受暴婦女,我們提供支持性就業服務,直接協助尋找一般職場工作。不管是準備性就業服務或是支持性就業服務,就業社工的輔導過程會依照婦女的就業需求及目標設定,提供三個階段不同的處遇服務,包括就業前的身心準備、職場體驗與就業媒合、就業後的職場關懷。

第一階段就業前的身心準備輔導分為情緒支持與輔導、協助申請相關補助、提供就業能力促進團體、協助聯結就業服務站、協助就業前的準備等服務項目。第二階段為職場體驗與就業媒合階段,我們提供了陪同面試、職場體驗、推介工作機會等輔導項目。最後,第三階段為就業後的職場關懷階段,主要提供進入一般職場後的就業適應協助、職場人身安全維護等輔導項目。

例如,阿喜就是接受準備性就業服務成功就業的例子,初次的會談,讓我感覺到她有許多愁苦與煩惱,或許是長期遭受暴力的陰霾,阿喜很害怕面對人群,或許是在飽受一次次面試失敗的挫折摧殘後,阿喜對自己帶著女兒獨自離家生活顯得很沒自信,因為遭受家暴的身份,覺得自己是婚姻的失敗者,更害怕別人的眼光,腦子裡滿滿都是自己的「不能」和「不足」,但是進入本會甜心工坊工作時,透過準職場的工作訓練加上工坊設置臨托服務及就業社工提供的就業陪伴後,讓阿喜能安心在勵馨工作,阿喜現在除了暫時有穩定的薪資收入外,也在工坊認識不少好同事,擴大自己本身的支持系統,不再自艾自憐,甚至連原本遇到陌生環境就會結巴緊張的阿喜,在透過一次次面試的演練下,終於不再害怕而順利展現應有的面試表現,現在的阿喜正在一家知名公司擔任倉庫管理的工作呢!

受暴婦女的就業協助,在勵馨的就業服務中不單只是提供工作機會而已,而是透過就業社工員一系列就業輔導後,讓婦女們的就業競爭力提升,讓婦女透過工作看見自己的能力,從內在散發自信與展現能力,相對地也能大大提升雇主的雇用意願,促使其受暴婦女解決其就業問題,提升解決問題能力,順利就業。

 

創作者介紹

勵馨基金會 the garden of hope foundation

勵馨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eee1669
  • 全國警察及檢察官與犯嫌對我強盜,擄人勒贖故意殺人及犯罪,凌虐我並要殺我滅口
    我去隆乳後,長了腫瘤,得了乳癌,政府還幫助犯嫌要殺我滅口

    (警察及檢察官及犯嫌還找人把我網路的求救文章刪除,妨害我救救)

    我快被犯嫌殺死了(全國警察及檢察官幫助犯嫌一再對我犯罪,並一再隱匿犯罪,食髓知味,不但未給我公道,還助犯嫌下毒殺我,我快被犯嫌殺死了.犯嫌,警察及檢察官裏應外合,對我強盜,犯罪,我只是平常百姓,無力抗拒,全國警察及檢察官,幫犯嫌犯完罪後,現在要殺我滅口,我快被犯嫌殺死了).證據在警察及檢察官那邊,他們還會睜眼說瞎話,偽造文書說沒有證據.
    一.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分院開立不實診斷書駡我是精神病.(當時在看診時,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分院的醫生就問我會不會想提告.我當時就說,有人侵害我的權益我才會去提告.).而台北市立松德分院醫生明知我沒有精神病.卻偽造診斷書駡我是精神病.由我姐姐周丹清拿到我服務的地方,(即審計部所屬機關)及審計部,就將我資遣.結果我多次寫信到醫院及審計部,甚至提國賠,結果審計部審計長林慶隆及原任職台北縣審計室主任的張錦堂是共犯,共同強盜我的錢,及妨害公務.
    二.在台北市中正一分局交通組林俊燁把我毆打成傷後,找了救護車假裝執行公務要綁架我.
    三.民國九十三年左右,我住台北縣新莊時,被人下毒,不定時產生幻覺,有時甚至幻覺在草地中.(而在幻覺當中草地當然是沒有車子的地方,當時連人與物也不認識.,甚至連上廁所都不會),而警察不但未依警察法防止危害,甚至讓犯嫌有機會要殺我.
    四.我在台北市停車管理處會計室任職時,會計室的主任及陳文敏及湯雅惠及林宜瑾及楊美露.幫審計長林慶隆犯罪.林宜瑾及楊美露,還多次向同仁說要打他們.我當時很害怕,寫信到台北市停車管理處處長那邊申訴.(因為依規定要提供公務人員良好的工作環境.).但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的主任及處長及林宜瑾及楊美露及陳文敏及湯雅惠等人偽造文書說沒這回事.但他們偽造文書完第二天,楊美露及林宜瑾仍又繼續向跀事說要打他們之類.我又申訴.他們又偽造文書,而警方及檢方是共犯.後來他們乾脆偽造公文書說我成績不及格,叫我離開不可任職公務員.
    五.後來我又重考,到桃園蘆竹鄉公所任職.第一天報到時,人事主管,公然侮辱我說我偽造公文書.後來他們申請差旅費的時間,已超過法律規定的期限,會計室的主任及趙翊婷就來向我胡說八道,還說他們可以出差完畢三個月內申請.後來有人盜取公庫的錢,他們還要求我幫他們盜取公庫.(我當然不願意).後來他們給約僱人員的薪資超過預算書上的金額,我就把實情寫在公文.結果他們結夥七,八個人向我詐欺.向我說我寫他們要支付的金額超過預算書上的金額,是表示他們所有薪資都不可以領.所以他們因為沒領薪資,什麼東西沒繳,我要去負責賠償他們.(我當時根本沒寫他們所有薪資不可以領,他們自己加油添醋來向我詐欺及妨害我公務,後來蘆竹鄉公所鄉長褚春來還恐嚇要殺我.甚至會計室主任顏毓芬及鄉長褚春來等人,因為我不願意幫他們犯罪,他們就結夥故意讓我成績不及格,不可任職公務人員.而警方及檢方是幫助犯,因為我報完案後,他們找地檢共同偽造文書,妨害我刑事附帶民事求償權)
    六.我去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73之2號3樓的藝術家整形外科給吳武璋醫生隆乳,產生腫瘤及得了癌症,而警方及檢方又隱匿犯罪.
    七.台北市志光補習班教審計學金永勝在課堂中公然駡我們說「你們都會要白痴」.教會計學的郝強還叫我們自己先寫,並向我們說若寫錯要用板擦丟我們.(當時我心生畏懼就向台北市忠孝西路派出所報案),而忠孝西路派出所的警察不但未處理此事件,並且幫助審計部審計長在犯罪,並綁架我,向我勒贖,叫我不可告審計長,並不可請求犯嫌賠償.警方及檢方還下毒殺我,使我每天拉肚子.又找警察扭我的手要把我手折斷,並且叫警察毆打我,叫我要說我犯罪駡他們.警方及檢方及法官還找受刑人駡我幹你娘.又找另外一位受刑人駡我幹你老師.又找另一位受刑人駡我賤.又找另一位受刑人叫我趴在地上撿頭髮.又找其他受刑人多次公然侮辱我.並找法官向我勒贖,拿了一萬元.他們又找了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分院的主任駡我是精神病.
    八警方及檢方多次幫助犯嫌隱匿犯罪,妨害我刑事附帶民事求償權,我打電話到全省各派出所,而各派出所又把案件送到當地派出所,後來當地派出所未處理,我又打電話,結果他們置之不理,甚至向我胡說八道說駡人精神病不構成犯罪.有的警察還辱駡我三字經,我到新北市淡水分局中山路派出所報案,臂章14167還大聲嗆我叫我出去,不可報案.(他的意思是叫我錢要讓對方強盜,不可要回,對方要殺我,我要讓對方殺死,不可報案).政府殺人,強盜我的錢,並三番二次對我犯罪,再找地檢署檢察官及法官共同偽造文書隱匿犯罪,妨害我刑事附帶民事求償權.我快被犯嫌殺死了.我快被政府及政府裏的人殺死了. 公道何在.他們甚至,把我錢強盜光了,不但我沒錢生活,而且沒錢治療, 甚至還讓我整個胸部潰爛,必須每天換藥,而我根本沒錢買紗布換藥,醫生還叫我請看護,我都沒錢付掛號費,沒錢搭公車,怎麼會有錢去治療及請看護.我兒子生活費及註冊也沒有錢.我的錢被全國的警察及檢察官及犯嫌強盜光了.